星期六, 12月 22, 2007

老闆,請問這蘋果脆不脆?

我媽咪買蘋果的時候,總要問:「老闆,請問這蘋果脆不脆?」

大部分的老闆都會說:「保證脆!」

於是媽咪只好謝謝他,然後黯然離開。

星期日, 12月 16, 2007

官邸玫瑰4



左前方小屋旁似乎是英國玫瑰專區,不大,前一篇裡的遺產和夏洛特就是在那邊拍的。

星期六, 12月 15, 2007

官邸玫瑰3



為甚麼它可以這麼美啊,雖然短暫,但真讓人不能不讚嘆!

我不太敢倚賴官邸的名牌,這頭兩張的名字無法確定。

官邸玫瑰2

 

我怕所有昆蟲,但這隻蜜蜂很餓,完全不怕我。它專心吃飯的樣子真可愛,突然不那麼可怕了。

星期五, 12月 14, 2007

星期五, 11月 23, 2007

黃昏飄著毛毛雨

剛從朋友家聚會回來,很疲倦,坐在公車上就睡了,睡得很熟,到站自動醒來,還有點捨不得下車。

星期一, 11月 12, 2007

快雪時晴

其實我要寫的跟王羲之的字無關,跟這齣戲也無關......也許不能說完全無關,因為如果沒有那帖,就不會有那戲,沒有那戲,就沒有今天這件事。

星期二, 11月 06, 2007

剪趾甲是重要的事,要小心巴歐巴

王糖糖不愛剪趾甲,每次極限約為三根腳趾頭。

這次特別不樂意,我握住她的腳,她就咬我。試了兩天,都不行,我開始擔心。

果然,有問題。

星期六, 11月 03, 2007

阿里山2

 

從阿里山回來之後,走路這件事變得輕鬆有趣。

昨晚看完戲從敦南誠品一路走到遼寧長春附近會朋友,一點也不覺得遠。

外表坊時驗團【暗殺Q3...GO】

 

看小劇場是件危險的事,危險度只比燙頭髮小一點點,運氣不好會睡著,而且睡得很累。

昨晚我沒睡,從上字幕起就笑得很開心。

星期五, 11月 02, 2007

阿里山1



那山後頭銀色的是雲,不夠經典,但見到了還是很開心。

水氣不夠多又不夠少,沒能看見最美的日出和雲海,也好,這樣下次就得再來。

星期四, 10月 25, 2007

星期日, 10月 21, 2007

星期六, 10月 20, 2007

病毒之夜

晚上去聽米夏麥斯基(Maisky's Nostalgia)和NSO的演出,精采極了。

觀眾的熱情硬是逼著他安可了兩次。

第一首很靜,靜到除了大提琴之外沒人敢發出半點聲音。

星期日, 10月 14, 2007

然後



數學家懷爾斯說他研究數學的經驗像是進入一間間黑漆漆的房間,先是在黑暗中摸索踉蹌,然後慢慢摸出東西的位置,忽然房間亮了,甚麼都看清楚了,於是繼續向前,進入下一個黑房間。我過日子也有這種感覺。

或許你也是?

星期四, 9月 13, 2007



這店名挺吻合我最近的心情。

好食物確實有情緒安撫的效果,好朋友也是。

昨晚兩者我都有。

星期三, 9月 12, 2007

要不然怎麼辦呢



好幾件事湊在一起,都急,都想做好,就亂了,煩躁了,就難了。

效率差到極點,今天就放假一天吧,我覺得我認真太久了。明天再煩惱,明天再努力,今晚拋開一切專心跟妳吃飯去。

星期三, 9月 05, 2007

添酒回燈重開宴

 

天氣涼了,秋天到了,暑假放完了。

10月1日,晚上7點,欣欣咖啡屋將在復興電台的第一廣播網重新開幕。

可以用網路收聽,也可以在這裡查到各地收聽頻率:復興電台

總台地址也就是接下來的收信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段280巷5號。

播出時間:週一至週五晚上7點到8點。

總算對大家有個交代。^_^

那麼,我們就到時候空中見囉!

星期四, 8月 30, 2007

美麗心民謠-想念



去年最好玩的事件之一就是原浪潮音樂節。

現在,回憶和聲音,都收進了一張CD。

錄廣告的時候帶了一張回來。

於是,人坐在冷氣房裡對著電腦查資料的時候,心可以跟著牧童去爬山。

★2007.09.01(六) pm6:00
誠品敦南店-美麗心開學日
6:00-6:30 PM 永龍+宏豪
6:50-7:20 PM 盧皆興+阿修
7:40-8:10 PM 小美+家家
8:30-9:00 PM 艾可菊斯

Ticket Price: FREE

星期日, 8月 12, 2007

深夜之藍(Midnight Blue)



花名中的Blue指的不知道是藍色還是憂鬱,大家普遍翻作「深夜之藍」。在別人的網頁上看起來都像紫紅色,但在我這裡開起來並不紫,也許是因為夏天太熱,開得不標準吧。

這一朵既不藍也不憂鬱,比我想像中優雅。

星期三, 8月 01, 2007

初訪冬冬玫瑰網(2007/07/28)



北二高下草屯交流道,上14號省道,一直往埔里日月潭方向開開開,在31.5公里的地方,冬冬的招牌出現在右手邊。

一點也不難找,只是從台北去好遠。

呼,太高興!終於,我來了。

星期二, 7月 17, 2007

玫瑰騎士(Der Rosenkavalier)



理查史特勞斯的歌劇,德國萊茵歌劇院與NSO合作。我看的是6/30晚上那場,B卡。

星期日, 7月 15, 2007

巴士底回聲繚繞



今天(也許該說是昨天,總之是剛剛過去的7月14日)是法國國慶、法國大革命的日子,也是回聲樂團的巴士底之日

認識Echo是因為訪問,他們來上節目應該是兩年多前的事了吧,眷屬陣容之大一時蔚為佳話,直到一年多後才讓圖騰樂團打破紀錄。那天鼓手春佑沒來,我們說好下一張一定要全員到齊,想不到一等等了這麼久,新專輯才要出,節目卻停了。

Echo是個訪過就不會忘記的團,很清新,卻不幼稚。前年夏天我跟他們一起跑了趟香港和廣州,見識到他們的現場魅力,也和眷屬都成了朋友。

工作是一時的,朋友是永遠的。

星期一, 7月 09, 2007

林宥嘉,you make me cry...

電視是吃時間的怪獸,我沒本錢養它,偶而看新聞看電影,能不開機就不開機。

超級星光大道總決賽,連最怕在電視上花時間的我也好奇心發作,覺得應該要了解一下狀況,想不到一口氣看了兩集,去掉一整個下午。

想不到會哭。

林宥嘉挑電台司令的《Creep》來唱,英文發音並不很標準,我先是為他捏了一把冷汗,然後,當他唱到「run~run~run~~~」的時候,我不擔心了,我掉下淚來。

今天是第一次聽他唱歌,歌聲好的人很多,我喜歡的是他的態度。

星期二, 6月 26, 2007

筵席,哪有不散的

Good things never last.

一個節目做上兩年半,也不算短了。

在中廣流行網的欣欣咖啡屋,即將在六月底結束營業。

星期四, 6月 21, 2007

朋友們!

不知道我有沒有義大利文很厲害的朋友?

如果有,請自動跳出來拔刀相助,我需要你幫忙。

最近事情多體力差,感覺上時間好少,部落格就一直沒空更新。

手機多半時間都靜音,回得晚些,別擔心,就只是想專心做事而已。

夏日炎炎,各自珍重!

星期五, 6月 08, 2007

長菇了!

大雨下個不停,熱度是退了,濕度卻居高不下,冷氣只顧得了室內,顧不了陽台。

今早赫然發現,玫瑰盆裡......竟長出菇來 !



星期三, 6月 06, 2007

溫情陶板屋



相片裡拍的當然不是陶板屋,是我家。花瓶裡是聖火,炎炎夏日裡能開就不錯了,美醜大小不計。

故事與花無關,與花瓶有關。

星期日, 6月 03, 2007

逛菜場



不知道有多少年沒進傳統市場了,小時候依稀跟著媽咪和阿姨去過幾次,長大後都在超市和大賣場買菜,圖個乾淨好停車。星期六跟著朋友去了一趟「中央市場」(準確地說是台北漁市場加台北第一果菜市場),前一晚沒睡到甚麼覺,我在太陽下頭昏昏汗涔涔,腳不太像自己的,心情卻超興奮,像劉姥姥進大觀園。

驚魂記

昨晚突然出現一隻會飛的巨蟑,在家裡橫衝直撞,一度直直向我飛來,我快嚇瘋了,半夜兩三點無助地慘叫。

星期五, 6月 01, 2007

日光(Sunbright)小苗初開



怕曬的我,開始種玫瑰之後,對陽光的感覺複雜了起來。

日照不足,玫瑰就長不好。目前為止,我的玫瑰還沒遇過「太大」的太陽。起床時窗外若亮得刺眼,就算沒睡飽心情也是好的。

今天去姥姥家,見陽台上玫瑰身型挺拔,比我家的壯不只三倍,心裡酸楚。環境真重要,逆天而行甚難!

不管,反正環境暫時改不了,崎嶇的路走起來自有另一番體會。

星期四, 5月 31, 2007

「談」戀愛



好友和我都說,戀愛對於我們而言,真的是用「談」的。

能談,才能談戀愛。

到了無話可說的時候,戀愛也就已經談完了。

星期一, 5月 28, 2007

眾裡尋她千百度,那玫卻在......

那天南下主要是看玫瑰,不料從新竹經桃園往回走了三處地方都沒甚麼玫瑰,園主自己都不種玫,只進盆玫來賣。

想不到當天最美的玫瑰在這裡遇到。



星期五, 5月 25, 2007

九芎湖訪花(動物篇)



看,他臉上神情多麼溫柔,家人叫他,他就抬起頭來搖尾巴,超聽話的好狗!

金谷農場女主人說,這隻狗狗是跟著她兒子回家的。真聰明,給自己挑了個好媽媽。 看他的表情動作自在舒服,日子應該過得不錯。

我們聊天的時候,有人過來借剪刀,她常來,就自己拿,狗狗很生氣。原來他平常都在櫃台後方休息,只要聽到狗叫聲,就知道有人拿東西,甚麼東西都不行喔,可以放,不能拿,呵呵!有時候人家在櫃台邊椅子上借放一下東西,回頭要拿的時候引起誤會,老板娘還得跑來跟他解釋一下才行。這不是教過的喔,是狗狗自己會幫忙,真是乖孩子!

借剪刀做甚麼呢?剪葉子,要把葉子上的毛蟲帶回家。

九芎湖訪花(植物篇)



5 月23日星期三,老鄰居想買些新土給花換盆,帶著我避開假日南下訪花。

九芎湖很大,時間有限,直奔「金谷農場」。農場裡有遠遠望去美美的餐廳,可惜只有假日供餐。

星期三, 5月 23, 2007

防微杜漸



回家途中在計程車上跟同學聊起某家化工儀器及肥料進口公司,她聽了一會兒,說:「他們找妳主持記者會嗎?」

呃?甚麼?

我是說,我跟他們買了一堆滴管和肥料。

忘了嗎?我現在務農......

星期六, 5月 19, 2007

雪季過客(Snow Cake)



這部片子我超愛,看完當天就在節目裡說個不停,但始終沒寫點甚麼。有時候心裡太多感覺,腦中就空。

故事從車禍開始,讓我想起之前另一部好片《 舞動心方向》(也很喜歡也還沒寫),車禍當然是悲劇,但一切先到了谷底,就不得不往上了不是?

這張海報我很愛很愛。

右手邊那個男人在路上讓左手邊那位女士的女兒搭便車, 路上出了意外,他受傷,女孩死了。他帶著女孩說要送給媽咪的禮物和滿腔罪惡感上門道歉,失去獨女從此必須獨居的母親困惑地問他:「你是故意的嗎?」當然不是。她說:「那麼何必道歉?」只是女兒不在就沒人負責倒垃圾,她要他留下,幫忙倒下週三的垃圾。我不知道自閉症患者是不是都這麼豁達,但那一刻我跟他一起放下了心中部份大石,並且湧出熱淚。

照片中央的女子是那母親的鄰居,她選擇過「自由」的人生,不願受禮教束縛,也不願被任何人綁住。「自由」和「自私」是不同的, 她接納,也付出,出於自願,不求回報。

這樣三個特別的人,在加拿大 一個叫做Wawa的地方,在嚴寒雪季,分享了彼此的體溫。

星期五, 5月 18, 2007

索命黃道帶(ZODIAC)


想不到這是一部有瘦身功能的電影。

起床晚了,趕著去試片,想等看完出來去紐約紐約樓下吃那家一時想不起名字的咖哩飯,好久沒去了,有點想念。結果片長兩個半小時,看的時候忘了肚子餓,出來以後更是一點也不想吃東西。省了一餐。

星期四, 5月 17, 2007

母親節的南港桂花餐



我有個認為施比受更有福的弟弟,所以不管我有車沒車,全家出遊時都是他開車。

母親節那天,他帶我們避開市區人潮去了南港,想不到那裡另有一群所見略同的英雄,大家都帶著自己親愛的母親來嘗鮮。

星期二, 5月 15, 2007

「愛」生生不息



愛總是生生不息,叫做「愛」的玫瑰也是。

上次葉子都還沒幾片就長出花苞,我也大膽讓花留下。從含苞到開放,好長的一段日子裡,它完全沒長一片新葉。辛苦了。

挺了過來,就是一片榮景。

越熱它越開花



不知道是天生個性還是搬家轉性,到新家後,這棵迷玫一個勁兒長高長壯,整個冬天蓬勃得不得了,就是不開花。

四月裡,它成了整個陽台上最大的一株玫瑰。枝繁葉茂,我得不斷幫它疏枝。

不開花是怎麼著?

星期日, 5月 13, 2007

媽媽,都是與眾不同的

Traviata非常貼心,在母親節早晨開出一朵大紅花,今年不送康乃馨,剪自己種的玫瑰,獻給媽媽。



母親節前,在節目裡辦了個小小徵文,請大家來說說自己的母親。

規定不能靠網路,要用手寫郵寄。以為參加的人會少之又少,想不到文章比想像中多,更比想像中好。

我看著信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想著信那頭認真寫信的孩子,和在他們心中與眾不同的母親。

星期六, 5月 12, 2007

星期四, 5月 10, 2007

星期三, 5月 09, 2007

除蟲



夏天到了,白粉少了,蟲多了,趕不走,只好噴藥。

小紅原本長得很好,小小一棵結了十個花苞。蟲蟲大軍聞香而至,結果一朵也開不好,全給蟲咬得慘兮兮。

咬傷不說,許多葉子背後還有蟲卵,我看見就摘,每天都能摘出一袋子。

星期二, 5月 08, 2007

我可憐的扁桃腺

每次事情一多,壓力一大,一受委屈一憋氣,扁桃腺就跳出來說:「我幫妳擋!」

星期一, 5月 07, 2007

星期六, 5月 05, 2007

橫張範例:香奈兒(花名有誤,待查)



對一個陽台來說,養大花是種奢侈。如果植株向上發展,枝子站得直挺挺,不佔地方,我會滿懷感激。如果植株不長高,只管向旁邊伸手,就是「橫張」,我除了懊惱,也只好拿起剪刀。

這個角度只見花把枝子壓彎。盆底墊著空心磚,免得花碰地。

換個角度才看得出它有多橫。

星期四, 5月 03, 2007

回眸一笑百媚生



妳正是我心目中妳該有的樣子。

就算從此以後妳再也不肯開花,我也不後悔。

星期一, 4月 30, 2007

星期四, 4月 26, 2007

星期一, 4月 23, 2007

愛得太早



2007/1/17送到的20棵2吋小苗裡,這是最早開放的一棵。之前粉粧樓有過花苞,我覺得太弱就摘掉了。後來有幾棵始終奄奄一息,兩片葉子一堆白粉,南海和米蘭爸爸1號已經離開。想想它們總也來過世上一遭,如果有機會,至少要開一回。

於是當「愛」結起花苞,我決定讓它留下。